喜欢本站请将 转发给您的好友  |  請使用Ctrl+D進行收藏本站  | 永久地址发布页
公告: 大香蕉色,日本成人综合,免费黄色视频在线看,免费看的黄色视频
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古典武侠  »  混元霹雳手──殷离篇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混元霹雳手──殷离篇

话说白眉鹰王带领天鹰教众步上光明顶途中,遇着本为韦一笑俘去的蛛儿,後来韦一笑寒毒发作,蛛儿乘机逃脱,下山时碰见外公,便随同天鹰教众一起回到光明顶。白眉鹰王一步入大厅中,便看到光明顶上一片淫乱的情况,为免有损明教声威,即时下令教众只在厅外把守,不得擅进,只与儿子殷野王及孙女殷离入内。殷天正自视甚高,自信普天之下,除了武当的张三丰、已故的少林空见神僧外,单打独斗,已没有什麽人是自己敌手。看见厅内只有一名少林僧人,而杨逍等人明显已为药物乱了心志,还道敌人用了下三滥的手段,杨逍等人才会遭到暗算。便着令殷野王在旁掠阵,蛛儿制止众人,自己便站到厅中,向圆真叫阵。殷天正厉声疾说∶「枉你身为少林僧人,只懂得用药使奸,坏人名节。少林寺何时出了你这些卑鄙无耻之徒,百年清誉,让你毁於一旦。」圆真答道∶「善哉,善哉,施主所言差矣。对於明门正派,少林自会光明正大的应付;只是魔教馀孽,放淫无耻,自取其辱,又如何怪得老衲呢?」殷天正说∶「想不到你不但卑鄙无耻,还能这般厚颜卸责。对付你这般无耻之徒,多说无益,就让我们手底下见真章。」说罢,肩膊一动,便已揉身而上,左手虚掩而前,右爪从下翻滚而上,一出手,已是成名鹰爪擒拿手中的一式「鹞子翻身」。这招虚实互掩,敌人往往为虚招所迷,待得发觉下路的主攻,早已给殷天正破胸挖心而死了。圆真虽说连吸二女的玄阴之气,究底未有时间融汇己身内力,虽能一时三刻内力大增,但殷天正到底不如杨逍等疲弱之躯般容易应付。明哲保身下,也不急於和殷天正抢攻,即时闪身避开,看准殷天正的拳路再作打算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殷天正看见圆真只是一味地东躲西逃,全没作正面对攻的打算,心下不禁大急。若不能及早收拾圆真,解救杨逍等人,万一六大派这时攻来,光明顶便把守不住。心念至此,即时提气举步,对圆真狂攻猛打,连下几招杀着。可惜,高手过招,最忌心浮气躁。殷天正这几招确是刚猛无匹,势若疾鹰扑兔,无可抵御,本来圆真万无侥幸之理。唯独殷天正的功夫走阳刚一路,大开大阖,在大厅中施展开来,本已甚为勉强,加上明教教众早前为圆真暗算,东歪西倒卧在地上,殷天正不想伤及教众,往往要紧处也临时变招回避,才让圆真能连避数招。而此数招一过,圆真亦发现殷天正这缺点,心下稍一盘算,已想出了破敌之计。遂刻意走近明教教众卧身之处,待殷天正变招回避之时,料敌先机,一式幻阴指直点殷天正左右太阳穴上。殷天正还未来得及反应,便觉左右额上传来一阵阴寒指劲,要穴受创,真气一时转不过来,便晕倒地上。殷野王看见父亲中招倒下,第一时间掠出,向圆真连攻两掌。但,殷野王的内力又岂能与父亲白眉鹰王相比?圆真也懒得躲避,随手连发两指,直向殷野王的掌心点向。强攻对强攻,力强者胜。殷野王两掌掌心惨被圆真的幻阴指劲戳破,幻阴指寒毒之气,更沿着掌心直往心脏窜去,令殷野王全身战抖不已,还来不及运劲抵抗,寒毒已入心肺,闷响一声,便昏倒地上,失去知觉。由殷天正中招到殷野王倒下,只是转瞬间的事情。蛛儿刚刚还看着外公英武神勇,迫得圆真左闪右避,遂安心点倒杨逍等人,扶过一旁,加以好好照料。那想到变生腋肘,霎时形势逆转,外公、父亲相继倒下。蛛儿当机立断,即时向厅外掠去,打算召唤教众前来共抗圆真。可是,蛛儿还没走到门前,左臂已被圆真猛地捉住,大力掷向墙上,撞得蛛儿背部发痛,整条脊骨更仿似寸寸断裂。蛛儿还未定过神来,只见圆真已站在跟前。圆真一手托起蛛儿下巴,看到蛛儿黝黑的脸容,肌肤浮肿,凹凹凸凸,心中倒生出一阵厌恶感觉,便提起手掌,不停往蛛儿脸上掴下,道∶「世间上哪有这般的丑八怪,身裁也算苗窕纤秀,倒是生就一副令人 心的样貌,枉废殷天正那老头儿名震江湖,居然有这般见不得人的孙儿。就让老衲大发慈悲,为众生消除你这丑八怪吧!」在圆真的疯狂掴打之下,蛛儿的脸上血花飞溅。但说也奇怪,随着血水的流出,不单脸上的浮肿渐渐退却,原本黝黑的脸容,亦逐渐变得清丽可人。原来蛛儿所练的千蛛万毒手,是以吸纳彩蛛的毒素,储存体内,化为己用,藉此提高功力,以毒伤人。储存的毒素越多,越厉害,千蛛手的杀伤力便越大。可是这一门歹毒功夫,未伤敌,先伤己。毒素在体内积聚得太多,便会渗入去肌肤,令到皮肤变黑,肌肉肿胀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若至功力大成之时,全身更会生满浓疮,触物皆死。故此虽然杀伤力奇大,武林中肯修练者绝无仅有。蛛儿为报母仇,不惜自毁容颜;犹幸修为尚浅,蛛毒未有渗入骨髓。在圆真的掌掴之下,毒素随血水流出体外,容貌反而回复昔日的秀丽。然而,蛛儿在这时回复以往容貌,可谓毫不适时。圆真一看到蛛儿清丽的容貌,虽不及小昭的纯朴可人、杨不悔的亮丽清爽,亦自有一份小家璧玉的气质。加上蛛儿是殷天正的孙女,自然更加引起圆真的奸淫欲念。圆真惊叹道∶「想不到锺无艳原来是夏迎春。禾杆掩珍珠,差点儿便空入宝山而回。抬起头来,让老衲细看清楚。」还伸出掌来暗运内力,把蛛儿体内的毒素尽排出体外。圆真的玄阴指劲一入体内,蛛儿便忍不住战抖发冷。「臭丫头,抵不住天气严寒吗?就让老纳舍身成仁,用身体来与你温暖身体吧!」圆真迳自把僧衣除去,把那粗黑的阴茎再现人前。蛛儿虽说生长於黑道世家之中,而且从小涉足江湖,但对於男女之事尚未知晓,更遑论看过男性的阴茎。这时看到圆真把那七寸多长的阴茎展现出来,还一面步近,一面用左手上下拨动那巨棒,直吓得不敢张目细看。圆真看到蛛儿这般惶恐,更增加虐待的快感。左手扯起蛛儿的头发,右手便强行拨开蛛儿双手,道∶「张开你的眼睛,看看这个宝贝,要不然,老衲便把你的衣服撕烂扯掉。」蛛儿一听大惊,忙不迭地张目细看。只见眼前出现一个粉红的肉球,一道细缝从中裂开。在那肉球之上,还有些血丝白液,黏布其上。细看之下,才发现这肉球正是圆真阴茎上的龟头。忍不住大叫一声,又把眼睛紧紧闭上。圆真越看到蛛儿惊怕,心中的快感便越是满足,道∶「臭丫头,不是说要张开眼看吗?既然你不听话,不要怪老衲了。」说罢,便一手往蛛儿身上的衣裳扯去。蛛儿自从离家出走,身上一直也只是穿着一套粗衣布裙,质料本已粗劣,现在经圆真一手拉扯,即时从右襟至下腹扯下一大片,整个雪白香肩也露了出来。圆真看见这般明丽肌肤,霎时发起狂来,不撕裂蛛儿身上的衣服。蛛儿看见圆真真的把自己衣裳扯掉,即时张开双目,双手极力掩在胸前,开口求饶∶「呀┅┅大师,大师,放过┅┅我吧,我┅┅知错了,不┅┅不要┅┅再撕了,我听┅┅你的吩咐┅┅便是了┅┅」可是圆真正撕得兴起,哪会听从蛛儿的求饶。直至把上衣尽数扯掉,才稍作停息。「臭丫头,你这不是犯贱吗?一早听从老衲的吩咐,便不用弄到这样的田地吧!」「大┅┅师,我知错啦!」「人谁无过呀?只要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,老衲便饶过你这次吧!」「多┅┅谢┅┅大师,多┅┅谢大┅┅师。」这时,蛛儿上半身已毫无衣物掩盖,只靠双手把乳房遮蔽;但是寒毒发作,全身战抖不定,一双乳头不是在掌缝间掩映出来。只见那如脂玉一般雪白的乳房上,淡淡有一圈乳晕,在那乳晕的正中,一点鲜红的乳头在风中抖动着。或许是寒冷关系,那乳头早已微微发硬,在风中拔挺着。

圆真看到这般撩人情态,胯下的阴茎更是暴跳如雷,不用双手拨动,也在蛛儿面前上下跳动。经过刚才的教训,蛛儿再也不敢闭上眼睛,只是注视着眼前这条粗黑恶物,甚至连阴茎上暴起的青筋、鲜红的血丝、稠浊的白液,亦仔细观看,生怕一会圆真又会弄些什麽花样。「臭丫头,刚才你是不是说听从我的吩咐?」蛛儿心中虽万个不愿,口中仍道∶「是┅┅」「看不看见老衲宝贝上的血丝白液呀?刚才为那杨逍狗贼女儿破身时,那贱婢还没给老衲弄净便颓倒在地上。现在张开嘴巴,用你的舌头替老衲弄净它。」蛛儿一想到阴茎上的血丝白液,原来是些落红和精液时,早已心头作闷,想呕吐一番。但在圆真胁迫之下,知道若不服从,只会惹来更大的折磨。只有张开嘴巴,就往圆真阴茎上吸啜。「不错,张大嘴巴把那话儿含在嘴里,伸出舌头,舔净上面的污迹。」蛛儿一口把阴茎含在嘴中,即时已有一阵极难闻的腥臭味从圆真的阴茎上传来,中人欲呕。蛛儿勉力伸出舌头往阴茎四周舔舐,舌头舔着那些落红和精液,那一种血腥、浓浊的感觉,就像舔在一盆混和烂鱼的章糊之中,黏贴着口腔,连张口呼吸也感到困难。圆真亦用左手紧按着蛛儿的头部,前前後後的移动,把那巨大的阴茎在蛛儿的朱唇中进进出出,有几次还狠下力道,直插得龟头撞入喉头深处,弄得蛛儿气也喘不过来,也不敢把阴茎吐出,只能强忍下去。而圆真的右手也不空闲,乘着左手把蛛儿扯起,便往蛛儿露出的乳房抓去。圆真在蛛儿的乳头上不停的搓弄,本来已是微挺的乳头,这时更是坚挺傲立,尖端更因充血而红润起来。圆真一方面享受着手上的快感,一方面龟头在进出蛛儿口腔时,与舌头、双唇、喉头的接触,早已敏感得暴涨难耐,随时爆发,为免浪费精力,圆真即时把阴茎拔出来,一手推倒蛛儿在地上,就打算向蛛儿的小穴进发。蛛儿看着圆真的阴茎较前更粗更大,龟头的裂缝更因暴涨而微微张开,已害怕得缩作一团。抬起头来,接触到圆真那充满淫邪的目光,更觉一阵心寒,即时道∶「大┅┅师,我已┅┅听你的┅┅话,放过┅┅我吧!」圆真淫笑着道∶「丫头,若真的听话,便擘开双腿,待老衲好好指导你人生的真谛吧!」并伸手往蛛儿下身的衣服扯去。「不要呀┅┅大师┅┅放过我吧!」任是蛛儿叫得声嘶力歇,圆真还是不停的撕扯。一幅粗衣下裳,在圆真的暴力下成为一条条布絮,蛛儿那神圣的处女地就在圆真的眼前显露无遗。或许是修习千蛛万毒手的关系,蛛儿的毛发较一般女孩浓密。一大撮黑压压的阴毛把整个阴户覆盖着,每条阴毛也细嫩鬈曲,互相缠扰,形成一幅保护墙镇守处女的重镇。圆真一手按在蛛儿的阴户上,浓密的鬈曲阴毛充满柔滑弹性,婆娑着掌心,刺激着指尖的每一条神经线。圆真伸出两指,试图分开阴毛,窥探内里的羊肠小径。但阴毛过分浓密,一时间纠缠不住,反而弄得蛛儿痕痒难当,扭动腰肢躲避过去。圆真怒道∶「臭丫头,老衲好好的对待你,总不是顺从,好,既然你敬酒不喝,便喝罚酒吧!」圆真化掌为爪,一爪抓下蛛儿一大片的阴毛,一点点血丝带满在雪白的阴户上,蛛儿亦痛得惨叫起来,忙不迭地道∶「大师┅┅求你停手┅┅我听你的吩咐吧┅┅」圆真转怒为笑,狂嗅手中的阴毛,然後撒向蛛儿脸上∶「哈┅┅哈┅┅看见自己的阴毛吗?果然有阵少女的幽香。唔,擘大些脚,不要叫老衲再花时间。」蛛儿看着自己的阴毛一条条撒在脸上,激动得再也忍不住流下泪来,但又恐圆真再来折磨,只得听从吩咐,努力把双腿分开。清除了障碍後,蛛儿的阴户再无保留地尽现人前。只见两片粉红的阴唇紧紧交合,形成一个肉饱,中间那丝微细隙缝,引得圆真即时伸出中食两指,就往内插去。「呀┅┅痛呀┅┅拔出来┅┅」蛛儿一叫,圆真更觉兴奋∶「哈┅┅哈┅┅逼得老衲手指也难进,果然尚是处子。」手指不停向内钻入,硬生生地把蛛儿的阴壁向两旁分开,还不时挖向阴蒂,痛得蛛儿死去活来。而由於蛛儿修习千蛛万毒手,为了让毒素随时能运行全身,故此蛛儿的体液特别丰富。虽然圆真只是把指头进出数次,但阴液已是如泉涌出,沾得圆真两只手指也是淫水。「兴趣了吧?想不到你这丫头这般淫荡,淫水流过不停。」还把两指的淫水往蛛儿唇上抹去。蛛儿大叫∶「不是┅┅不┅┅唔唔」极力避开,但还是被圆真涂过满着。「既然你这麽需要,就让老衲大发慈悲,满足你吧!」双脚用力分开蛛儿的大腿,双手紧捉蛛儿的腰肢,七寸多长的阴茎已在阴户前撩动不定,巨大圆鼓的龟头,顶着阴唇中的裂缝,只要一挺腰,便向蛛儿的阴道进发。蛛儿厉声疾叫∶「不要┅┅不要呀,求┅┅你放过我吧┅┅」但是圆真又那会放过蛛儿,这次由於蛛儿淫水丰富,圆真索性一鼓作气,把那七寸多长的阴茎,自阴唇外,一次整条插入蛛儿的阴道中。淫水就如润滑剂,加上圆真暗运内力,令到阴茎坚硬如铁,直是势如破竹,轻易逼开两旁阴壁,还狠狠地戳破处女膜,龟头直撞向阴道深处的花芯内,处女血和泪水同时在蛛儿身上流下来。

「呀┅┅好痛呀┅┅停呀┅┅停呀┅┅」蛛儿惨厉的叫声,在光明顶大殿内盘旋不去,杨不悔刚刚转醒,看到这一幕人间惨剧,即时又吓得昏晕过去。「噢┅┅噢┅┅好舒服呀┅┅处女的阴壁夹得老衲好爽呀┅┅」圆真为了追求快感,每次撞向蛛儿花芯时,也把蛛儿的腰肢扭动一下,令到龟头就如毒龙钻般,旋转着钻向花芯中,大大增加自己的快感。插过百来下後,圆真不满意只是直板板躺在地上奸淫蛛儿,便把蛛儿整个抱起,侧放在大厅的八仙桌上,让蛛儿的右脚垂在桌旁,自己则站在桌前,右手提起蛛儿的左脚,把蛛儿的阴户分开得老大;左手则伸前往蛛儿的奶子上面用力捏搓,还不时张开嘴巴,用牙齿在蛛儿的大腿上狠狠噬下去,咬下一个个瘀黑的齿印。可笑蛛儿平常用千蛛万毒手在别人身上留下无数毒印,想不到自己会在圆真的奸淫下留下一样的痕迹。再多插三数百下後,圆真由最初全力长程抽插,变成短途密集撞击,龟头不断快速撞向蛛儿的花芯。龟头如鼓槌般猛烈击打,步步进逼。圆真知道是到了泄精的时候,便紧捉蛛儿双脚,淫笑道∶「想不到刚做了光明左使的乘龙快婿,现在又成为白眉鹰王的孙女婿,老衲无分彼此,绝不偏私,就待老衲把丫头你的子宫喷过满着,明年为鹰王生只小麻鹰。」蛛儿即时大急∶「不┅┅不要┅┅千万不要喷在里面,求求你┅┅我不要怀孕呀┅┅」可是圆真哪会听从,反而用力把蛛儿整个人紧紧扣在身前,阴茎用力往花芯顶去,夹杂着一阵奇异的跳动,龟头前即时喷出一大蓬浓密的精液。虽说这已是圆真第四次泄精,但由於连吸数个处女玄阴之气,加上多年来的清心寡欲,这时还是神完气足,灼热的精子像泉水一样,取之不竭,源源不绝地从龟头中喷往蛛儿子宫深处,迅速注满蛛儿整个子宫,还把多得沿着阴道流了出来,流得蛛儿整双大腿也是。这时蛛儿还在迷痴痴地叫着∶「不要┅┅」但,子宫的反应却与主人相反,阴道的肉壁不停向内挤压,把圆真的精液紧紧锁在子宫内。直至圆真的阴茎变软退出来,阴壁的蠕动才停了下来。圆真提着沾满处女血与精液的阴茎,看着蛛儿痴迷迷的喃叫,不禁满足得仰天大笑。索性走往前来,提着蛛儿一对奶子,像肉饱般把阴茎夹着,上下抹拭,把阴茎上的秽物抹去。(下一篇会是圆真奸淫娥媚教众,由於群戏连场,恐怕需要多些时间创作。或许在数个星期後才能发表,请网友耐心等待。)